zt1茄子视频app下载

() 不知道是因为情绪紧张激动,还是因为吃了天山雪莲的原因,夏博现在一点都不困,而且精神还是很好的。

青衣公子貌似也差不多,一点都睡不着,还不断地打着哈欠。

“夏博师兄,你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直接一个人过来,不要带着这个扫把星了?”青衣公子郁闷不已的说道:“我是真的害怕了这个家伙,要是他再多来几次的话,我宁愿不做太乙门的弟子,跑到山下找一个窑洞慢慢炼丹算了。”

“公子兄,对不起啊,这次是一个意外。”夏博甚是无奈的说道:“我刚刚到太白门,根本不知道传送阵在哪里,就是让石长老帮我指个路,结果他就跟着来了。”

“这次就算了,就当我这几天什么都没有做吧。”青衣公子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:“我希望,下次不要遇到这样的事情了,否则我真会崩溃的。”

“你们太乙门真的就五十来人吗?”夏博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看着外面朦胧的月牙说道。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青衣公子疑惑的问道。

“你我都知道,天雷宗跟天阳宗肯定是不会放过太乙门的,就这么一点人,怎么跟人家对抗呢?”夏博尴尬一笑说道:“我看,还不如趁早逃走算了,这样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。”

“这你就不用担心了,我们太乙门中虽然没有什么人,可是太乙山却有很多人,他们大部分都是跟我们一样在炼丹,平时看不到他们也很正常。”青衣公子笑着说道:“真有什么危险的话,太白门中的老祖宗就会出来提前告诉我们,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想办法保住太乙门。”

“那就好,看来是我担心过头了。”夏博放心下来,希望这次不会有什么事吧。

他们两人聊天,不知不觉就已经天亮了。

“时候也不早了,公子兄带我见见掌门人吧。”夏博伸了一个懒腰说道:“要是没有掌门人的话,估计我今天还是不能离开。”

红衣女孩青涩的样子

“这个没有问题。”青衣公子穿好衣服,狠狠瞪了一眼石长老:“把这个扫把星喊起来吧,都在我们太乙门睡了一晚上了,要是师兄弟们知道,肯定会担心床上会有霉运,好几天都不敢回这个屋子里面。”

“算了,还是让这个家伙在这里多睡会儿吧。”夏博摇了摇头,只是说道。

“没有看出来啊,夏博师兄还真是石长老的好朋友啊!”瞬间,青衣公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说道:“刚刚我真是对不起石长老了,更对不起你,影响你的好朋友睡觉。”

“你想什么呢!我是担心带着这个家伙找不到掌门人,更没有办法回去了。”夏博撇嘴说道:“我是想找到掌门人拿到了符篆之后,再过来喊醒这个家伙,省的这个家伙一直给我带来霉运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,刚刚是我误会了。”青衣公子憨厚的笑着说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现在就带着你去见掌门人。”

“公子兄,一会儿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?”临走之前,夏博看了一眼石长老,对青衣公子说道。

“什么忙,你尽管说。”青衣公子很坦然的说道:“只要是我能帮的,我一定帮你。”

“我是真的不想带着这个石长老,带着他就会有一大批的麻烦跟着我。”夏博说道:“公子兄,你也经常去太白门,肯定会使用那个传送门的,回去的时候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到太白门呢?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青衣公子皱眉想了想,直接说道:“夏博师兄,对不起,什么忙我都可以帮你,唯独这个不可以帮你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夏博皱眉问道。

“我要是送你回去,岂不是让这个石长老继续留在我们太乙门中,到时候倒霉的还是我啊!”青衣公子的脸上有了几分尴尬,苦涩说道:“夏博师兄,你不会那么不够意思,让我一直倒霉下去吧。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夏博顿时明白过来,公子兄是有心无力,想到这里便说道:“这么多年来,难道你们太乙门的人就没有憎恨过这个家伙吗?”

“肯定憎恨啊,否则所有宗派的墙壁上都不会写着,‘太白门中的石中玉与狗,不得进入大殿中,’这几个大字呢?”青衣公子的眼角流淌出来了泪水,仿佛是诉说他过去种种委屈:“这个家伙是祸害不到了掌门人和长老他们,但对我们这些弟子的伤害可是很大的。”

“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把这个家伙给杀了么?”夏博的眼中闪过一抹锋利的光芒,还带着几分可恶的说道。

“想过,而且还不止一次,已经是很多次了。”青衣公子将眼角的泪水擦干净,叹息一声道:“也就是想想,一点办法都没有啊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夏博更加疑惑不解:“你们又不是太白门的人,还在乎什么?”

“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青衣公子摇头叹息道。

“莫非你们是害怕太白门天尊?要是这样的话,那你

们就真的没有必要害怕。”夏博皱眉猜测道:“太白门的人都很讨厌这个石长老,他们只不过不能对这个石长老下手,但你们这些宗派就不一样了,要是将这个家伙解决掉,太白门的人都高兴还来不及的,怎么会找你们的麻烦呢?”

“不是这么简单。”青衣公子摇头说道:“你只知道石长老是谁的孩子,但你不知道他是谁的后人。”

“谁的后人?”夏博皱眉,疑惑不解。

“石长老是太白门老祖宗的后人,就算我们动谁,也不能动老祖宗的后人吧。”青衣公子叹气道:“要是以后老祖宗不管我们了,到时候就真的到了宗派灭绝的时候了。”

“这么多年,难道你们就没有跟老祖宗说过石长老的事情吗?”夏博没想到石长老还有这么一个大背景,怪不得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,叹息询问道:“要是说了,老祖宗就不能理解你们吗?”

“各大宗派的掌门人不止一次说过,但也没有用,老祖宗说,任何事情都是一把双刃剑,有好的一面,就会有坏的一面。”青衣公子苦笑不已:“可惜是,这么多年来,我们还是看到了坏的一面,从来就没有见过好的一面。”

夏博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默默地为他们祝福罢了。

在不知不觉中,他们已经走到了大殿前面。

“夏博师兄,掌门人就是在里面,我就不进去了,你自己进去吧。”青衣公子突然停止了脚步,尴尬的笑着说道。

“掌门人在大殿里面,我怎么看不到呢?”夏博皱眉,甚是疑惑的问道。

“我没有骗你,掌门人就是在这个大殿里面。”青衣公子很直接的说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,这个大殿的后面就有一个仓库的,掌门人一般都是在那里休息的。”

“要是你们掌门人真在那个仓库里面睡觉,那我昨天在大殿外面喊了好几声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?”夏博摇头说道。

“夏博师兄,你可能不知道,我们掌门人前几天刚炼出来一颗新丹药,不知道是什么功效就自己吃下去了。”青衣公子笑着说道:“结果发现这丹药可以强身健体提高一个人的实力修为,却有一个很大的副作用,就是让人嗜睡,掌门人平均每天只有两个时辰是清醒的。”

“这两个时辰,掌门人不光要去炼丹,有时候还得处理宗派事物,一般的小事,掌门人肯定会不高兴。”青衣公子继续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你都是这里的客人,掌门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,所以你还是你去吧。”

“找不到别人试药的话,就自己亲自试药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闻言,夏博有些佩服的说道:“你们的掌门人还真的不错,我是真心的佩服。”

“很简单,当时掌门人看错了,以为那就是他平时吃的丹药才会吃错的。”青衣公子环视一圈,看到四周没有人之后,然后小声的说道:“要不然,掌门人怎么会自己试药呢?除非是想不开要自杀了。”

“行了,我已经把你送到这里了。”青衣公子继续说道:“剩下的事情只能靠你了,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”

“公子兄,你要是没事的话,就陪着我一起去吧。”夏博没有马上去,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,说道:“我对里面也不熟悉,再者说,我能喊醒掌门人么?”

“你放心吧,掌门人之前吃过其他丹药,稍微克制了一些药性,只要有人跑到的耳边喊,他肯定能醒来的。”青衣公子摆了摆手,一副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的样子:“我是真的有事情,前几天我炼的丹药部被毁掉了,我得回去重新炼丹啊。”

夏博有些心虚,难道自己真的要去喊掌门人?

夏博刚刚做好心里准备,要去喊醒掌门人的时候,石长老突然冒出来了。

“不就是去喊掌门人么,怎么都这么没有胆量呢?”石长老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,打着哈欠说道:“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人!”

“你有本事,那你去喊啊!”青衣公子没好气的说道,却也没有走,琢磨着自己需要找掌门人给要一些天山雪莲的丹药。

“你不是在睡觉么?”夏博白了一眼说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我是在睡觉啊。”石长老憨厚的笑着说道:“可我醒来之后发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了,就猜到你肯定在这里。”

“你要是胆子大,那你进去喊醒掌门人啊。”青衣公子冷冷的说道。

“去就去,你以为我不敢吗?”石长老最怕激将法,冒着火气说道:“只是上面写着根本不允许我进去,我这要是要进去的话,就是破坏了你们太乙门的规矩,到时候你顶着?”

“好啊,我顶着。”青衣公子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就是看你没有那个勇气,只会在旁边说风凉话!”

“我这就进去!”闻言,石长老就大步走了进去。

“你还真的让他进去啊?”看到石长老的背影,夏博有些郁闷的说道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,掌门人醒来之后心里都会烦躁,没准会揍人的。”青衣公子尴尬一笑:“要不是掌门人有这个坏习惯的话,我早就进去了。”

“石长老就是一个扫把星,你就不担心他进去之后会给你们太乙门带来什么麻烦?”夏博想了想说道。

“不怕,我感觉他这次也不会带来什么麻烦的。”青衣公子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毕竟那是我们太乙门的掌门人,他要是……”

“死人了,赶紧来人啊!”青衣公子还没有说完,里面就传来了石长老的惨叫声。

夏博与青衣公子面面相觑,立即感觉到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跑进去之后,发现掌门人已经死在了那里,是被人用匕首扎入胸膛的,而且血液已经凝固,应该是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不用说,这是一场谋杀!

掌门人怎么会死呢?

到底是谁杀了掌门人?

“还在这里干什么?赶紧将所有的长老和弟子叫过来。”夏博疑惑不已,眼中闪过一抹锋利的光芒,立即说道:“对了,让人监视一下,看有什么人会趁机离开太乙门。”

“是。”青衣公子立即感觉到夏博这个长老的威严,直接朝着外面跑去。

等出去之后,青衣公子突然觉得不对劲,自己好歹是太乙门中的弟子,而夏博只不过是太乙门没有实权的长老罢了,自己怎么那么听话呢?

“算了,还是我去通知吧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夏博走出来说道:“你在太乙门的时间比较长,让你守护在掌门人的身边会更好一点。”

“还是我去吧,你对我们太乙门不熟悉,也不知道长老们到底在哪里。”青衣公子搞不懂夏博到底是什么意思,随即抱拳说道:“再者说,昨天掌门人封你为长老的时候其他的长老也都没有在,他们都不认识,估计是没人会相信你的话。”

“现在太乙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很需要长老门坐镇。”夏博觉得有道理,便点头说道:“好吧,那你快去快回。”

“好。”青衣公子应了一声,随即就转身离开。

夏博刚刚看了下,掌门人不光死了,就连魂魄都消散了。

也就是说,想要知道掌门人到底是怎么死的,只能通过自己调查了。

夏博的心里很纳闷,掌门人怎么会好端端的死掉呢?

难道说,真是石长老做的?

“嗯?”就在这个时候,夏博闻到了一股很刺鼻的味道,眉头一皱:“这是什么味道?”

抬起头来,夏博瞬间就傻眼了,大火燃烧的地方就是在大殿后面的仓库中,这里怎么会有火灾呢?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