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司机APP大全小蝌蚪

夜。

漆黑无月。

百花谷里阴风阵阵,弥漫着令人颤栗的阴冷气息。

谷内的仆从害怕得缩成一团,紧张盯着四周,生怕从哪里伸出一只鬼手……

子雅琴则局促不安看着封青岩。

不久后,便见封青岩停下弹奏,蹙着眉头似乎在看着什么,心里虽然疑惑无比,但不敢贸然出声打扰。

十年了。

她的魂还在吗?

其实,他心里早有了猜测,也是他最不敢面对的事实,连想都不敢去想,一直在逃避。还有,连续弹奏《招魂》两夜了,却没有半点反应……

子雅琴越想就越绝望,双眼又变得空洞起来。

不会的!

子吟的魂一定还在……

妙龄少女火车车厢清纯美拍图片

子雅琴猛然甩掉可怕的念头,期待看着封青岩。

这时,封青岩眼前的幽冥不见了,看到子雅琴满脸的期待,沉吟一下便道:“吾寻到一个亡魂,疑似是公子妻之魂。”

“君、君子没、没骗我?”

子雅琴的身子猛然一颤,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还需要再次观察,方可确认。”封青岩补充道,但内心几乎肯定了,要不然不会贸然说出来,让人空欢喜一场。

“一定是,一定是……”

子雅琴浑身颤抖起来,嘴里不断喃着。

封青岩走到冰棺前,仔细观察棺中的年轻女子,一阵后转头道:“公子,可有汝妻的画像?”

“画像?”

子雅琴回神过来,连忙道:“有有有。”

“可否取来一观?”

封青岩道。

“君子稍等。”

子雅琴立即去取画像。

片刻后,子雅琴便取来画像,递出去时道:“请君子小心些。”

封青岩点点头,接过打开仔细观察起来,发现与亡魂的神韵颇有几分相似。

果然是她。

“君子……可是确认了?”子雅琴紧张问。

“若无意外,应该是她了。”封青岩再次看了看画像道,“最好再确认一下,以免搞错了。”

“对对。”

子雅琴满脸激动,迫不及待问:“请问君子,子吟现在在何处?”

“自然在幽冥。”

封青岩道。

“还请君子招回吾妻之魂。”

子雅琴再次拜下,泪水情不自禁流下来,十年的苦苦寻找,终于有回报了。

“怕是不易啊。”

封青岩蹙着眉头,迟疑片刻便道,“吾在弹奏招魂时,汝妻之魂毫无反应。”

“这怎么办?”

子雅琴六神无主道,早已经失了方寸。

“还是昨夜之言,先以招魂唤醒汝妻之魂的记忆。”封青岩思索片刻道,“当记忆恢复过来,一切皆好办。”

“一切拜托君子了。”

子雅琴点点头。

“明日子时,吾会再来。”

封青岩把画像递回去,就背着六品琴离开百花谷。

当他走出百花谷,牧雨、方忘等人围上来,好奇问:“师兄,可是寻到了?”

“寻是寻到了,但一段招魂……怕是难以招回。”

封青岩迟疑片刻道。

众人闻言却惊叹不已,想不到真寻到了。

在他们看来,寻到自然是招回的第一步……

第二夜子时,封青岩背着六品琴来到百花,继续弹奏圣曲《招魂》。他发现,似乎自己“看”得更清晰一些了,经过多次的仔细辨认后,亡魂的容貌与子雅琴亡妻一样。

只是气质大有不同。

亡魂麻木不仁,如同行尸走肉般,一直在大山附近游荡。

片刻后,封青岩看到有一个凶残的厉鬼,朝子雅琴妻魂的方向觅食而来,一路上吞噬了不少亡魂。

亡魂虽然挣扎,但最终难以逃走。

不好!

此时,封青岩心中一惊,不会刚刚寻到,就要被厉鬼吞噬了?在他要继续看下去时,眼前的幽冥突然消失不见了。

“君子,可是确认了。”

子雅琴期待而焦急问着。

“基本确认了,除非世上有第二人与汝妻的容貌一样。”封青岩道,但眉头紧皱着,心中颇有担忧。

“子吟还在,子吟还在……”

子雅琴喜极而泣。

他擦了擦汗水,休息片刻强行弹奏《招魂》。

他再次“看”到幽冥,立即寻找子雅琴亡妻之魂,发现还在,暗松了口气。但是,他“看”到厉鬼,还是继续朝子雅琴亡妻之魂游荡而去……

即使这次运气好,没有被厉鬼吞噬,但是下次呢?

无意识的亡魂,在幽冥似乎只有被吞噬的命运,让封青岩暗暗诧异,感觉十分奇怪。

亡魂回归幽冥,是最终,也该是最好的归宿才对。

但是他所看到的,并不是这样。

这让他十分疑惑。

难道幽冥出事了?

封青岩疑惑思索,接着愣了愣,似乎横行人间的恶鬼,就是从幽冥而来,难道……

怪不得那座大山,被人连根拔起。

不过,不是有幽都在管理幽冥吗?为何还会出现此种情况?

当他想继续“看”下去时,一头扎进花丛里。

“君子。”

子雅琴大惊,连忙扶起封青岩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封青岩挣扎起来,感觉目眩神摇,好一阵才站稳,摆摆手道:“只是精力消耗过度而已,休息一阵就没事。”

子雅琴松了口气,道:“为了琴之事,君子受累了。”

封青岩坐下,休息片刻就道:“公子可知幽都?”

“只听闻过幽都,不甚了解。”

公子琴摇摇头道。

封青岩有些诧异,连名满天下的公子琴,对幽都也不了解?或许,幽都对普通百姓来说,是无比神秘的存在,但是对于琴相级别,不应该啊。

封青岩告辞后,就回到甲字院。

在第二日的经课结束,便来到后殿寻老师,想请教几个关于幽冥的问题。

“老师。”

封青岩在安修的书斋前轻呼了一声。

“进来。”安修轻言,便放下手中的竹简,看着进来的封青岩,摇摇头道:“你身子还没有彻底好过来,便连续三夜弹奏招魂,于你的身子颇不妥……”

“谢老师关心。”

封青岩行礼后,便跪坐下来,道:“老师,吾在弹奏招魂时,见幽冥有大山被人连根拔起扔在一旁,见亡魂如行尸走肉般游荡,为凶残的厉鬼吞噬,这是为何?”

安修愣了一下,看了看封青岩,道:“你能看到幽冥?”

“在弹奏招魂时可以。”

封青岩没有隐瞒。

安修有些诧异,但并没有奇怪,接着便道:“为师没去过幽冥,不了解幽冥的情况。至于你的问题,怕是要追溯到鬼商时代,以及恶鬼的来源,才能够搞清楚了。”

“老师也不知?”

封青岩十分意外,又问:“幽冥不是有幽都在管理吗,为何还会如此?”

“谁说幽冥归幽都管?”

安修摇摇头,道:“幽冥是幽冥,幽都是幽都,不可把幽都看作幽冥。”

“啊?”

封青岩愕然。

……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