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百度网盘在线观看

指导员还没有做完战前动员,战象已经到了200米左右的位置。显然指导员也没有想到,这庞大的战象,奔跑速度会这样的快。

刘二牛见战象群遇见进入100米了,立刻下令射击!机枪开始疯狂的扫射着,战士们也用手中的八一杠精确射击着。

几百挺机枪,为打战象从战舰上拆卸的10挺12.7毫米机枪,还有2多千把八一杠发威,子弹如同暴雨一样泼过去,毫无缝隙。

战象终是血肉之躯,怎么可能抵挡12.7毫米的子弹?甚至一发7.62毫米都可以要了它的命。战象阵像是海滩上的沙雕,被海水冲垮。

战象阵急速被击垮,几个呼吸间,一万头战象就没有一头战象站着,战象背上的人不是被大象压成肉泥,就是被机枪撕碎。

后续进攻缓缓起步的5万骑兵,看到前面战象阵的惨相的,顿时没有丝毫的斗志,他们怎么愿意就这样冲上去送死?他们勒住战马,等待将军的指挥。

但他们离燕军营地还是太近了,距离军营不过还不到一公里,正是机枪打击最好距离。所以,他们在勒住马的一瞬间,机枪子弹在骑兵阵肆虐。

虽然有命令射击尽量不要射马,但实际操作中,怎么可能?特别是12.7毫米机枪。轻而易举的把马匹的人打成两段后,继续飞行,然后撕裂后一匹战马的脖子,脑袋!

杀戮,真正的杀戮,这些骑兵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机会,在茫然中就被射杀了,如同草芥一般。

几个呼吸间五万人的骑兵部队,就被射杀大半,如同一个饼被人,一口啃出一个巨大的大缺口,而这个缺口还在迅速的扩大。

刘二牛观察着战阵,踌躇着军队出营进攻不进攻,炮团团长过来说道:“师长,我们找到了戒日王的位子,我们打不打?”

刘二牛:“打!立刻炮击!”

粉红色的喵少女

他也找到了戒日王的位子,那个穿的像个镀金佛像的戒日王,他周围的军队在动,好像是在后退。

炮团团长对身边的传令兵:“传令!炮击!”

传令兵挥动旗子,炮兵团收到信号立刻发动炮击!150多门120毫米迫击炮,一起发射,他们都目标都是戒日王。

“轰~!”一声短而剧烈的爆炸,150发120毫米迫击炮在同一个地方,同一时间爆炸。听到的只有一声剧烈的爆炸,而看到的也只有一个大了一号的蘑菇云,当然这个蘑菇云中闪着闪点一样的亮光。

经过严格训练的迫击炮兵,在远距离上,完全可以把炮弹打目标的10米以内,所以才会出现上面这样的情况。

刘二牛转头看向炮兵团长问道:“你这是准备让我们找不到戒日王一点痕迹啊!你要毁尸灭迹,也用不到150多发吧!有个10发,20发就住够了。”

炮兵团长听到刘二牛的话,有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,毕竟是自己的疏忽。

刘二牛看到炮兵团长还在愣,于是催促到:“还愣着干什么,立刻下令对戒日军团的象兵阵进行覆盖性炮击?”

炮兵团长:“是!”

覆盖性炮击是对一个区域饱和打击,显然刘二牛不想让这些战象走脱。他知道尽量把对方主力留下来,戒日王无论有没有消失,这印度大陆将再次成为一盘散沙。

炮击开始,刘二牛下令留一个12.7机枪组和一个炮连留守大营,其他部队,以连为单位推进。

前锋尽没,后面的中军莫名其妙的发生大爆炸,戒日王生死不知,而后象兵阵在遭受炮击。再强大的军队,也经不起远超他们认知之外的武器攻击,他们崩溃了。

溃散的军队,如同非洲草原上迁徙的角马群,散布在整个战场上,向曲女城的方向跑去。

在城墙上观战的虬髯客,先是看到漫天遍野的象兵和骑兵,他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守住金耳城,要不要给燕军支援。

但没有想到,一开战,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整个戒日军团就溃散了。他现在庆幸自己没有和沈阳是联盟关系,而不是敌人,否则,自己武功再好,人再多也会落下尸骨无存的境地。

还有一个在发呆的人,就是留在军营的柴绍,他一直耳闻沈阳军队强大无匹,没有亲眼所见,总是心中有些不服,现在才真正见识到这种威力。

20万军队,有骑兵,有战象,放在哪里都是一支吧不可小觑的军队。却在4千人还不到燕军面前,不仅毫无还手之力,而且在盏茶的时间,全军溃败。

如果是20万唐军在对面,能不能坚持多久?能比这些戒日军更好?他心中没有底,但他知道溃败只是时间长短点而已。

他想不明白,吴欢有这样的军队,不入关和李渊争霸,而是心甘情愿的窝在沈阳那个苦寒之地。也许他的野心更大,戒日帝国算是他吴欢第一开刀的国家。

可能是他忘记了,那奄奄一息的高句丽,瑟瑟发抖的新罗和百济,倭国。

炮击在延伸,不过这时候目标不再是战象,而是看到人群就炸,一直往远处延伸。

部队推进到骑兵地带,地上都是尸体,起码上万具,但能找到能骑战马不过3千匹,刘二牛骂骂咧咧的,无非是他的骑兵梦差点覆灭。

好不容易凑足了2个团的战马,刘二牛就命令追击溃兵。这次命令很简单,尽量多的带战马回来。

追击,追击!战士们骑着战马,在道路上,田野上风驰电掣。他们近的戒日军的弯刀结果,远的就用八一杠,躲在水里,树林里就用手榴弹。

其实战争中,损失最大的不是被敌人杀死的,而是他们崩溃后造成的自相踩踏,和为活命而对同伴下手,特别是争抢马匹,食物,以及以前结怨留下的仇恨。

追的越远,范围越大,当然,只要沿着去曲女城的路,总是收获最大的。不过这条道路上也是最惨不忍睹的,到处都是倒毙的战马,战象,还有戒日军的军人。

xiazaitxt

Back to Top